白雪公主的继母(19)(1 / 2)

白雪的想法虽然好,但考虑到她们目前都没有任何实权,也没有实施的办法。

白雪只能好好学习,期待早日能够长大。

从森林回来后,格蕾丝在床上养了好几天的腿,期间忍无可忍还去找了一趟魔镜,试图讨要治疗魔法的方法。

得到的却是魔镜无情的回复:“亲爱的王后,在魔法书里,并没有相关的记录。”

格蕾丝:“???”

格蕾丝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系统提醒她说:“这个世界观下拥有魔法的人都是反派,所以这里的魔法当然都是用来害人的啦。”

格蕾丝:“反派又不是傻子!他们难道不会受伤吗?至少创立一条自愈的魔法吧!”

系统:“都童话世界了,反派需要智商吗?”

格蕾丝:“……”

你说的也对。

这里的正派都不一定具备这东西,也别太为难反派了。

于是这段时间,格蕾丝就只能躺在床上乖乖养伤。

宫廷药师的药膏用处更偏向止痛,想要养好骨头只能靠绑紧绷带加少动。

所以白雪上课的时候,也只能来她的卧室听课,而且为了她能好好养伤,连课程量都给白雪减半了。

白雪却闷闷不乐道:“母后,你一定要赶紧好起来。”

格蕾丝笑了:“给你放假还不好吗?”

“可是母后会疼呀。”

白雪摇头说,“我宁愿天天上课,上更多的课,也想让母后不难受了。”

真是好孩子啊。

格蕾丝摸摸她的头:“放心,最多一个月,应该就恢复了。”

又过了大约一周,去托雷斯庄园上视察的国王终于返回王宫了。

“听说王后腿受伤了?”

国王特地来看望她,“是怎么回事?苏珊没照顾好你吗?”

“不关苏珊的事。”

这么大的事情肯定瞒不住,所以格蕾丝早就准备好了瞎话等他,“是我听说森林里有一种药,对身体很有益处。我就想着亲自跑一趟为陛下取回熬汤。只是没想到人参没采到,反而把自己的腿赔上了。”

她说着还叹了口气,“陛下恕罪,都怪我太不小心了。”

“……王后辛苦了。”

国王闻言怔然,似乎很是动容道,“以后这种事情,交给别人去做就行了。”

格蕾丝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陆斯恩当时和她约定好不告诉国王,他就真的没说出实情。

糊弄过去后,她迅速岔开话题:“陛下这趟出行结果如何?”

国王揉了揉眉心,说:“处理得差不多了。托雷斯的爵位既然收回,庄园土地也一并收回来了,等以后再分封给其他人。”

他摇头,似乎有点唏嘘,“托雷斯和我一起长大,他的封地还是我亲自选的。我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来。没亲自看到前,我还不敢相信。”

这趟出行,他眼见为实。

那么多证据就堆在他前面,不是谁的栽赃陷害,是他的好弟弟,真的迷信上了这邪恶的巫术。

啧,就托雷斯这么黑心的人,光是资产清查估计就要盘上好几个月。

好在这结果还算不错,也算恶有恶报。

格蕾丝正这么想的时候,就听见国王问:“王后相信永生之术吗?”

格蕾丝一愣,猜想国王大约是因托雷斯之事有感而发。

她看了一眼国王的表情,随后立刻坚定回答说:“陛下,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永生之术,那都是虚妄之言。”

“公爵——托雷斯曾迷信巫术,最终不但没有得到永生,还遭到了反噬。”

“也许那些揭发出他罪行的童谣,就是那些被他害死孩童的怨念幽灵传出的。他的罪行上帝都看在眼里,会惩罚他的。”

格蕾丝心想你们这一个信教信得冠冕堂皇,做坏事要下地狱的,杀起人来倒是毫无负担,是觉得这是买两张赎罪券就能解决的事情吗?

“……是啊。”

国王缓慢地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是无稽之谈。”

太荒谬了。

怎么会有人信呢,对吧。

公主房内。

白雪放下笔记,叹了口气。

因为要尽快成长成合格的女王,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学习,甚至比从前更加拼命。

但是母后受伤了,每天的课程量减少了,她甚至觉得进度太慢了,令她感到十分不安。

“殿下,您也太勤奋了。”

课程量减少,露西才是最高兴的人。

明明每天多了那么多玩乐的时间,这难道不好吗?

露西说,“您完全可以用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呀,毕竟您前段时间也太辛苦了。”

白雪摇了摇头,又想到什么,说:“之前母后有向父王借书来给我讲课,现在我也认识很多字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去王室藏书室借书,自己试试能不能看懂?”

母后没有时间给她上课,但她可以自学呀!

露西:不理解,但尊重。

“当然可以,我陪您一起去。”

然而到了藏书室,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