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1 / 3)

第六十七章

周敬见时机成熟了, 便唤李寿进来把莘闵口中满满当当的布块扯掉,适应片刻后,莘闵几乎怒吼般对周敬质问:

“你们把她怎么了?”

“她?”周敬佯做不解:“哪个她?”

莘闵双目赤红, 喉咙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一副被气得快缺氧的样子,周敬见状, 一拍脑门:

“哦,你说的不会是那个女主人吧。她叫什么来着?丁……穗娘?”

莘闵怒吼:“你们到底把她怎么样了?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有事冲我来!是我背叛了国公,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莘闵被抓以来说话最多的一回,因为周敬莫名提起的这个女人。

周敬看他到现在还执迷不悟, 叹道:

“莘副将,你为了这个女人背叛了效忠多年的国公, 你可知道这女人的真实身份?”

莘闵听不进去, 继续挣扎,口中不断重复:“别碰她, 别碰她, 都是我做的,跟她没关系……”

周敬听不下去, 一语喝醒道:

“怎么会跟她没关系?丁穗娘表面上是个无依无靠的寡妇, 流落市井, 可她的真实身份却是北辽的细作, 她接近你就是为了给你做局, 拿自己的安危做饵, 叫你心甘情愿的为她上当, 与那些刺客里应外合的刺杀国公。”

莘闵停止重复说话, 惊愕看向周敬, 但目光中仍充满质疑,他不断摇头,像是在否认周敬的话,也像是在劝自己。

周敬又说:

“你以为她全不知情,却不知所有的一切都是由她联络安排。”

大概是被戳破了幻想,莘闵暴怒反驳:

“胡说八道!你在胡说八道!穗娘定然被你们害了,她定然被你们害了!”

周敬冷哼:“我若真能见到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她抓回京城,就算她不是细作,把她抓回来威胁你也是好的,但很可惜……”

莘闵不懂周敬的意思:

“可惜什么?你先前不是说你已经见过她了?果然是骗我的,骗我的!你们究竟把穗娘怎么样了?”

“我们没把她怎么样,我找到她家的时候,那处早就人去楼空了,我不过是问了隔壁的婶子才得知丁穗娘是个什么样貌。”周敬如是说。

刚才他说在清河县见到丁穗娘的事情确实是骗莘闵的,为了动摇他的信念。

在清河县的时候,周敬和秦元平兵分两路,秦元平和师大佬去抓接头人,周敬去查莘闵背叛之事,查出跟一名叫‘丁穗娘’的寡妇有关,周敬顺藤摸瓜,找到果子街,谁知去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

至此也就不难猜出莘闵背叛是受了谁的蛊惑。

“莘副将,其实你自己也怀疑过吧?”周敬平静的说:“只是你不敢承认罢了,你宁愿把自己关在那个‘为爱付出,被迫背叛’的幻想中,也不愿承认自己被人欺骗犯下弥天大错。”

莘闵睁目欲裂,嘴巴一开一合,终究是没能说出反驳的话。

“其实,你认不认罪根本不重要,我们根据那些刺客提供的线索,已经在清河县抓到了接头人,我之所以会去调查你,不过是因为国公想要一个你背叛的缘由。”

“他怎么也不愿相信一个与他出生入死十几年的兄弟会无缘无故背叛他,他甚至还想找出真相后帮你去解决问题。”

莘闵闭上双眼,将脑袋靠在木柱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敬起身,拍了拍衣襟,最后留下一句:

“言尽于此,莘副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周敬便转身出了牢房,就在衣角快要消失在莘闵的牢房时,莘闵突然开口唤住了他:

“王爷留步。”

周敬探头看他,问道:“莘副将可是有什么话要我带给国公?”

莘闵唇角颤抖,低若蚊蝇的声音说:

“我已经知道……策划刺杀国公的幕后之人是谁了。”

周敬问他:

“谁?”

莘闵苍老着声音长叹道:

“我还不能告诉王爷。我想亲口告诉国公这个答案,王爷能否替我安排?”

周敬想着,这莘闵怕是信不过他吧。

他想见国公,国公其实也想见他来着。

周敬他们离京之前,国公就说要见一见莘闵,被秦元平拦下,说是让等他们从清河县回来之后再见不迟。

现在他们回来了,莘闵又提出要见国公,作为这场刺杀的亲历者,莘闵知道的消息定然比那些刺客要多,这段时间在牢房里分析出幕后之人也不是没可能。

“好,我去安排。”周敬说。

莘闵对周敬点了点头:“多谢王爷。”

周敬拱手给他回了个礼,走出牢房后,狱官赶忙上前招呼:

“王爷辛苦了,可有示下?”

周敬说:

“待会儿国公估计要亲自过来审问,你务必把人看好,别出乱子。”

狱官说:

“王爷放心吧,小人寸步不离便是。”

周敬便离开刑部去了趟镇国公府,将牢里莘闵和他的对话一一说与镇国公听,在得知莘闵要见自己后,镇